我们该怎样对待过去

在舍友的讥讽下看完这部电影,原本以为一部刺激感官的科幻电影,但确确实实的走进了我的内心。
片名的来源是一个拓扑学的假设,一只南美洲亚马孙河流域热带雨林中的蝴蝶,偶尔扇动几下翅膀,可以在两周以后引起美国德克萨斯州的一场龙卷风。
将此假设应用于人生中,埃文,一个可以通过日记本任意回到过去的人,在过去的一小段时间内做出的一点点改动,就足以改变一群人的一生。而问题在于,时间长河滚滚,岂是普通人所能预料。小小蝴蝶扇动了翅膀,也许只有上帝才知道风的走向。
有许多的片段沉淀在我们记忆的最深处,其实与其说它们重要,我更倾向于说它们带着某种遗憾,因为遗憾,所以才会不断的回想,如果当时的自己做出的是另外一个选择又会如何,如果当初没有那么冲动,如果当初知道选择过后要面对如此的艰难又会如何。所以埃文的故事才有了不同于一般科幻电影的现实性意义——我们该怎样看待过去自己做出的选择。
如果拥有了相同的能力,相信每个人都会像埃文一样着迷一样的回到过去。一为贪欲,每个人都想让当下的自己活得更好,二为责任,要让身边的人也能变得更好,至少不能因为自己的改变而受到不幸,但是二者是极难统一的,埃文的前几次改变都让身边的人受到了灾难,而后几次的改变,试图于给身边的人以幸福,牺牲的却是自己,从这个角度看我更喜欢导演版的结尾,埃文发现无论怎样的改变过去,都无法产生一个尽善尽美的现在,于是他回到自己胎儿时的状态,以流产牺牲自己来给母亲,爱人,兄弟一个最大限度美好的生活。浓浓的宿命论,如果非有不幸,那就让我一人承担,爱,就不怕牺牲。
而对于我们来说,没有埃文一样的超能力,只能无端的去想象按自己意愿改变了的生活,如果自己回到当初,去挽回渐行渐远的人,去抓住擦身而过的机会,现在的我该有多么的美好啊。然而电影的结尾告诉我们的却不是这样,四个版本的结尾,在三个版本中以悲剧收场,第四个结尾埃文返身追凯利更像是为了满足大众而强行做出的圆满。宿命论的感觉再次出现,也许你能回到当初,但你竭力所做的,也只能那些把早该失去的东西再多握紧一会,该失去的总会失去,也许早晚,但只为了同一个理由。矛盾只能被转化而不能被消灭。能失去的东西总有它不适合你的地方,这也就是导致在那时那刻没有去挽留的原因,就算是后来后悔挽回,但也还是会因为相同的原因再次失去,于是伤心的苦情戏码一次次的上演,劳神劳力,伤钱伤心。所以我们只能在选择时深思熟虑,选择后不再牵挂。当回忆这段记忆时,我们问自己选这个还是选那个,其实都没有什么区别。

责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