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逐月华流照君

整个2013年上半年一直在看这部老大河剧,整整50集,中间顺便还把《交响情人梦》和《艺伎回忆录》给看了,《交响》是现代的校园青春故事,《艺伎》是中国人披着日本人的衣服讲近代的女性成长,各有千秋吧~早些年读过《菊与刀》,书评家们不吝赞美说这是一本最了解日本人内心,将霓虹人本质刻画得入木三分的书,虽然深刻在理,毕竟抽象了些,要了解日本具象的近代史,《笃姬》倒是个不错的入门选择。

每一集几乎都有一个主题,开篇宏大,责任、天命、意愿、执着……都是很大的命题但又很巧妙地跟笃姬的命运结合起来。小於一因为见到贫苦的下层武士加上母亲的教导明白“天命”意义,因为调所大人明白责任有时候甚至重于名誉、权力等等,由小及大,见微知著,虽然也有明显的传说和戏剧的夸张,但总的来说除了虎头蛇尾了些还不算违和。

挑几个点说一下吧。

(一)岛津於一和肝付尚五郎
有多少人在看完电视剧之后,还记得天璋院和小松带刀最初的名字?是的,原来他们叫做岛津於一和肝付尚五郎。因为藩主岛津齐彬同赐护身符而结缘的两个人。两个人本来不过是家族里面最小的孩子,只要负责玩得就好,可后来一个走上天命之路成为大御台所,一个改姓换名成长为一方领主。

肝付尚五郎这个角色是讨巧又吸粉的,一个深情痴情又长情的政治家,之所以成长起来却是因为心爱的女孩去了他永远也够不到的地方,他想努力追上那个女孩的脚步,成为日本一の男。他永远是淡淡的,他的爱情、他的事业,不想他的时候云淡风轻,想起他的时候却能浓郁化不开。他和於一父亲在她最爱的树下一起谈论她,这世上最爱她的两个男人这样怀念一个女人真是美好;他日日勤练剑术为的是她说她要嫁给日本第一的男子;在她去了遥远的地方只有在雨中才敢流下男子的眼泪;他一个人撑伞走在他们平时回家的羊肠小道,心里想的全部都是她……

尚五郎和家定,我自然是中意前者。

不仅仅因为青梅竹马初恋美好,而是有时候觉得,尚五郎算是这场男人的战争里唯一一个有点人性,又让人感到温暖的角色了,虽然他也懦弱,也唠叨,政治上还有些好高鹜远还没有妻子阿近有决断能力,可只要他出场,却总是在牵挂着笃姬,三句不离她,担心她的平安,担心她夫君家定君是不是真的是傻子,担心她成为政治斗争的牺牲品。这样的男人放在现实中我们叫备胎,但却为整出剧增添了不少温暖的颜色。

而家定,笃姬千辛万苦来到他的身边,和他并肩作战,几次为他流泪,试探与信任,嫉妒与思念,有人说这才是真正的爱情。可不知道笃姬是不是会想起,有一个追随了她多年,一直站在她身后默默守护的那个眼神清朗的少年,早就与他经历过这些,不过角色互换,她永远不知道这些背后的故事,但如果,如果她能在对他说起日本一の男的时候,回头看看尚五郎,一切又是否都不一样了呢。

成婚之后的尚五郎变成了小松清廉带刀,藩主岛津齐彬亲自赐名,这对于中下层武士家庭肝付家来说是莫大的荣誉,他的父亲再也不敢以教训的口吻对他说话,恭恭敬敬地叫他“大人”。他领地的百姓努力耕作,和乐安康,也只有在某一次与妻子阿近的对话中说到以前,想起於一和肝付尚五郎的时候,觉得现在的自己好像死了一样。

后来的於一和尚五郎有几次蜻蜓点水的见面,每次必然摆出棋局对阵聊天,日本人的含蓄与感情大概也只有在这你来我往的棋阵上缓缓展开了。有一次的对话大约是这样的:
笃姬:“我长大了,同时我又觉得我不是我了。”
笃姬:“但每次只要你说我能,我就好像充满了力量。”
尚五郎:“如果是你的话,不管去到哪里,都是会成功的。”

这个时候的尚五郎在政治上已经有了超越笃姬的势头,眼界也愈来愈开阔,朝着日本第一的男子进步着(不管他此时是主动还是被动),反观笃姬,倒是退步了。笃姬聪敏明理,洞察世情,也曾意气风发,锐意改革,甚至甘愿当养父的政治棋子,只是为了实现自己心中的政治理想;小松却在家乡娶妻过上了安稳的生活,偶尔还发发牢骚感叹生不逢时。但若干年后的笃姬却困囿于妯娌琐事,和净观院、和宫公主斗智斗勇,由激进而保守,将更多的精力放在了守护德川家;小松等待时机成熟,却放开手脚,渐入佳境,在风起云涌的幕末时代上准备大展拳脚,为的是国家和民族的未来。两人一开始就在相对而行,她进他退,她退他却进,命运弄人。

多年前的少年和女孩站在家乡的田野上,女孩说她想去更远的地方认识更大的世界,她想嫁给日本第一的男子,少年就这么站在少女的身后望着她的背影,那一幕是我一直一直都非常喜欢的画面。

(二)坂本龙马和德川家茂

是的你没有看错,我没有把坂本龙马和小松带刀这对好基友放在一起,而是把他和德川家茂放在了一起。

中学时代学习世界近代史,一到日本的篇章总是搞不明白幕府啊天皇啊这些,萨摩、倒幕、萨长同盟和大政奉还这些,觉得是很抽象的东西,所幸那个时候的世界史不是必考靠着死记硬背把时间人物事件背下来也能过关,如今想来,要是有一些具象的资料,对一个人学习历史、了解历史是很有帮助的。比如通过《笃姬》这个电视剧再去翻日本近代史,才明白,这些,都是一个叫坂本龙马的人在从中斡旋,由他一人,连接起风起云涌的幕末时代。

《笃姬》里的坂本龙马是玉木宏演的,大帅哥,可惜的是太瘦了,又黑又瘦完全木有千秋SAMA的气质,玉木宏最打动我的还是穿着白衬衫躺在阳光下装睡被上野妹纸亲。

电视剧里的坂本龙马很正面但是戏份也很少,一个维新派的风流人物,不就是死得早了点吗但是事迹还是很多的,电视剧应该多挖掘下拍多点嘛~比如他学习剑术的未婚妻千叶佐那子和老婆楢崎龙的那点八卦也是可以八一八的嘛~~~

据说就算时至今日坂本龙马在日本也是很有影响力的人物,他被誉为日本海军的保护神(默默脑补海上自卫队巡逻的时候挂着玉木那张瘦黑猴子脸)。正是有龙马君的四处奔波和海上雄心,才开始培养起了第一批日本海援队的精英们,直到后来的军国主义者们都认为他是帝国海军的保护神。不管他带来的结果是什么样的,但不可否认的是,他是近代日本崛起的精神象征,是日本近代海军的先祖级灵魂人物。

把德川家茂和版本龙马放在一起,可以说又是命运弄人了。德川家茂和坂本龙马一样英年早逝,他们都生在不朽的时代,但坂本龙马是不朽的,德川家茂却不是。家茂生在贵族家,才华横溢,也有开创新时代的勇气与智慧,想要改变德川却最终力不从心,21岁便英年早逝。胜海舟曾评价他说:“因为过于年轻而被这个时代所玩弄。如果活得久一点,或许会成为一个名留青史的英迈君主也说不定。”但就算活得久一些,作为幕府末期的将军,也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时代嗖嗖地向前跑了。

松田翔太很萌,和崛北真希在一起是养眼又萌萌的一对~~

(三)西乡隆盛(西乡吉之助)
如果说尚五郎(小松带刀)是我少女时期的理想型,痴情又正直,那么现在的我却越来越喜欢西乡隆盛型,隐忍又坚毅,他才是我心目中真正的日本一の男,也只有他才配得上是真正的萨摩男儿。

西乡吉之助出生低贱却有担当有正气,和少年的笃姬第一次见面却是为了大久保的父亲请命,完全不顾个人的安危,时常将别人放在第一位。也正因为这样,才被岛津齐彬选为亲信吧。大久保背负家庭变故郁郁不得志,即使后来参与到了军国大事,身居要职,还是阴郁的,是心横手辣为达目的不折手段的,西乡吉之助虽然出身不高但是早早跟了萨摩藩主这样老牌的有远见的政治家,眼界和胸襟也非常人可比,他的勇气、他的忠诚、他的憨厚、他的淡然,这些最最传统的武士道都值得大书特书,所以最后一刻当他剖腹的时候,人们说“日本最后一个武士也死了”(奥斯卡电影《最后的武士》故事的原形)。历史上的西乡到底有怎么样的成长经历我们不得而知,但作为维新三杰里的西乡却是最受日本人民喜爱的一个,是一开始被历史忽略的那个人,江户无血开城,西乡功不可没,倒幕成功却以后因为政见不合急流勇退回到了鹿儿岛,后来又被推举反抗政府,算是一个一生都在革命的人,真真担得上“维新”二字。

电视剧里的西乡隆盛由音乐家之子小泽征悦出演,虽然接受西方教育但是在这种纯东方纯传统的剧集里居然也毫无违和感,身上倒很有日本武士的味道,声音虽然很好听,但那口吐了吧唧的萨摩口音是配合电视剧去学的吗?说起来西乡陪伴笃姬的时间比小松和家定都要长,但是两个人居然没发生点什么好可惜(私心总希望男神跟女主有点什么哈哈哈)。

西乡和天璋院,这两个人的眼睛里都是有光的,他们是相似的人。

(四)政治
看到后期就一直在想,写剧的一定是女人,政治戏和男人戏原本还可以更精彩,或许是因为怕喧宾夺主,男人们之间再精彩,这部剧还是叫《笃姬》,但天璋院最后的气场真的不如一干男演员了。

在那些看似让人牵肠挂肚的情爱里,还有很多大历史大时代中的细节令人动容。

比如大久保利通。虽然他和少年时的友人西乡隆盛一起离家见识这个世界,好不容易来到了越前蕃,见到了大人物,但因为身份地位的天然隔阂而没有权力参与国家政事,热血男儿大久保咬紧自己的手不哭出来,回到家里才对母亲说,从今以后我要对自己更狠心。这一刻母亲的爱和儿子的决心都让人动容,人一旦下定决心做什么都不晚,就像我们大器晚成的大久保。
~
比如岛津齐彬。电视剧里把笃姬萨摩的父亲岛津齐彬描绘成忧国忧民、雄韬伟略、高瞻远瞩的政治家,可历史上的岛津可以算是日本军国主义的鼻祖了,再加上萨摩在幕府后期人才辈出,又较早接触新式武器,岛津还在领地搞兵工厂,军备实力大增,他要是活到维新时代,就没有坂本龙马什么事了吧。这是一个可怕的人,远不如电视剧里那么温和慈祥。话说回来,霓虹也好古,对岛津齐彬、阿部正弘这样的老牌政治家完全不吝溢美之词。

再比如井伊直弼。这位大叔的形象就是个变态,一方面掀起安政大狱,屠杀、幽禁、报复政敌,一方面又签订日美条约开明实行开国政策,就这么个杀人不见血的侩子手还精通茶道,坚持“一期一会”,死前还和天璋院来了一场茶道论,还有点文艺大叔的赶脚,面对自己造下的杀孽毫不避讳,对生死置之度外,是个顽固的维护幕府统治和声誉的忠心大臣。看的我直吐槽大叔你也是双子座吗这么矛盾?!但不可否认的是,正是这种矛盾,才凸显出井伊直弼是个有血有肉、活生生的人。

比如有马新七。前期一直被刻画成鲁莽的攘夷志士,给的镜头不像大久保正助那样富有深意,每次出现都是乌拉拉一群人喊打喊杀,历史上的有马却是个多年在江户接受儒家教育的人,舞文弄墨不在话下,电视剧最后的反转倒也勉强证实了是个有谋略的人。

比如胜海舟。看胜海舟真人照片,倒是有点和那个叫的岩仓的人长得像。胜麟太郎是江户幕府时期的海军负责人,我倒觉得他生来的使命与郑和太相似了。作为将军家的家臣,守护德川家族,但他又有点不一样。他对海军和海防的重视超越了同时代的日本武士,眼界开阔。对幕吏的反感,对江户无血开城的认识,证明他已经是一个具备现代文明思维的政治家了,郑和虽然也衷心但他做不到这些。

       大半年断断续续地算是把这个50集的所谓正剧看完了,虽然有些地方还是不尽人意但作为入门是没有问题了。到现在我还是秉承这个观点:要了解日本人,不管是现在的日本人还是过去的日本人,首先就要了解他们的近代史,这一段历史有他们的传统,也是他们转变的发端。曾经和昊叔讨论过,日本人很重视细节,但也会美化很多东西,比如历史,比如政治,有些东西远非呈现的那么美好。

另外就是,想到08年的时候85年出生的宫崎葵就拍出了《笃姬》,13年的时候咱86年的杨幂还在烂剧中打转,粉黑乱入,想来真是捉急但也是皇上不急那啥啥瞎急啊~

最后吐槽下日本古代男士的发型真丑,都说清古装能检验帅哥,日古装是毁了所有帅哥!!!!

此时相望不相闻,愿逐月华流照君。

最美好的画面,是有月亮的晚上,年少的於一为父亲斟酒,和母亲说笑,与哥哥拌嘴;是出嫁之前笃姬告别养父母,岛津与妻子在樱花盛开的月夜坦诚对酌;是分别的那个月夜,和尚五郎交换护身符,想来那些日子原来才是最美好的。

愿逐月华流照君。虽然那些人都再也见不到,但是见月如人,愿每一个月夜,都有人温暖着你牵挂着你祝福着你。

责编: